这里阿乐,也可以叫跃乐

cn:云寒儿

凹凸世界→💙安雷💜

安雷洁癖

云梦真的是太好看了😭😭😭😭

好想要啊

安之若累:

《逢场作戏》预售


刊名:《逢场作戏》

CP:安迷修x雷狮

预售时间: 5月6日晚5点(今晚)开始预售

预售地址:点这里

预售价格: 70rmb(包含一张明信片和一对吧唧)

 

分级:NC-17

页数:320p+

字数:共17w,包含未公开番外1w+

作者:阿累

封面:CC  @LCCC 

封面设计: @4IIIITong 

扉页:平子 @_Niarwol 

赠品吧唧:阿落 @匣 

赠品明信片:鳗鱼  @一条鳗鱼丝 

校对:七七   @药石无医 

赠品:每本赠送吧唧一对,明信片一张

Guest:重力 @重力制动 ,不来客 @咖啡店欠债还不起 ,团子 @quasi-stationary front ,夏叶 @夏叶df 

特典1:安雷吧唧一对(封面同柄)预售前150赠送,可加购100

特典2:文件夹x1(封面图+扉页图)预售前150赠送,可加购100

排版:南大古  @南大古 

宣传/设计:piloto  @Piloto - extra 


注意事项:

*本体不限购,包含特典的本子及加购特典一本限购一份

*特典1和2是分开的,共前300名,二选一

*首发CP22(如果我真的赶得上的话)

*发货时间预计在6月,请不要家长代拍


该条的转载,评论,喜欢推荐里各抽一位,共三位,赠送带特典全套一份。(文件夹+吧唧)

请认准唯一代理:星间多肉研究室

拉低

葱☆:

简单易懂的预售本宣——请不要家长代拍哦!


刊名:《简单易懂的驯龙指南》

作者:葱☆

原作:凹凸世界

CP:安迷修x雷狮

预售时间:4月21日19:30-5月10日晚19:30(也可能提前结束)

预售地址:点我参加冒险【付款减库存,加购的邮费联络客服改】

规格:A5

页数:192P

字数:10w

价格:45rmb

收录:《简单易懂的驯龙指南》正文9w字+插图x3

          《简单易懂的孵蛋指南》未公开番外1w字(试阅见图2)

赠品:明信片一张

特典:吧唧两套

          场贩前30可领双特典,30名之后买本可任选其一,领完为止(CP22DAY1、DAY2)

          通贩前50可领双特典,之后各有100本附赠一种单独特典,另可加购100(不可单拍)


伟大可爱美丽迷人的STAFF们

——感谢你们深夜挥洒的血汗泪!!!

封面/明信片:平子 @_Niarwol 

封设:白砚川 @白砚川 

插图:海带 @海带啊海带 

特典吧唧1:陆离 @陆离 

特典吧唧2:平子 @_Niarwol 

排版/宣图:山河长诀 @山河长诀 

校对:乌利尔的荣光 @六钱鲤 

代理:饮水JI  


CP22我和阿累一个摊,准备来现场购买的请在CPP里点个热度:看这里

我看情况决定带多少本x

哦对了还有《抗拒从严》的余本,我也会带一些hhh


最后老规矩,转发点赞评论里各抽一个人,预售结束了送全套,爱你们!!!


【雷安】我的男朋友不可能这么温柔(1)

注意:1私设,ooc预警

2女体安迷修注意避雷 雷者注意

3 @很快你的胳肢窝就是我的了 送给我的cp,她一直想看,这几天一直在看凛冬老师的《蝴蝶海》哭得眼睛都肿了


“有请新娘入场。”在来宾的掌声声下,安迷修慢慢地走上舞台,她手里拿着花束,今天的安迷修与其他女子一样,她化上了淡淡地妆,她的白马骑士在那边等着她,今天她美好的人生要开始了,安迷修别提有点高兴了。

在主持人叽叽呱呱地说完贺词之后,安迷修红着脸,老实说她从开始到现在都没有看清楚她的另一边的样子,她的脸变得更红了,就在主持人说请新郎新娘接吻时,安迷修闭上眼,她觉得闭上眼亲吻是一件很刺激的事,可是她总感觉不对劲,她听见了新郎嘲讽的声音:安迷修呀,你在期待什么,要我亲你吗?”安迷修睁开了眼,她看见了雷狮那张欠揍的脸正在一步步逼近她,她慌张级了,怎么是那个不良少年,然后直接吻住了她,台下的观众不禁赞叹道,纷纷鼓起了掌声,安迷修挣扎着,雷狮吻的更深了。

不,这不是她想要的婚礼,她理想的对象才不是雷狮这种人,这一定是个梦。雷狮终于放开了安迷修,雷狮吻完她之后,竟然一脸无辜地看着她,安迷修说着扬起手就是一巴掌。

雷狮的脸被她打到一旁,顿时气氛有些尴尬,观众们呆住了,安迷修扔下手中的花束,直接从台上跳了下来,主持人躲在一旁说道:“安迷修小姐,你要去哪儿啊?”安迷修没有回头,她一打开门的一刹那,她觉得她就像重获自由的小鸟一样,紧接着一声“啊啊啊啊”似乎要震破人的耳膜。

“啊啊啊啊。”安迷修从床上惊醒,在她环顾了一下四周,她看见被窗帘挡着外面还是黑夜的天,确定这儿还是自己家时,她缓缓地叹了口气,她摸了摸有些湿的前额,自言自语道:“真是个不详的噩梦啊!”她可不希望自己的人生就先毁在了婚礼上,她起身走下床走到洗手间,用冷水洗了洗脸,然后开始洗漱了起来,她用梳子慢慢地打理着自己已经拖到臀部的头发,她用皮筋扎起自己咖啡色的头发,然后想了想还是不要扎的好,于是将皮筋放了下来,用双色的发夹夹住前面的头发。

她回到自己的卧室,脱去了全是小马的睡衣,换上了学校的校服,穿上白色的袜子,拿起书包,走到玄关门口时,她看见了放在客厅的照片,那是一位慈祥的老人和一位正值青春的少女,安迷修走进照片前,双手合起来放在胸前,闭着眼说道:“师父,早上好,今天又是一个美好的一天。”安迷修留下这句话,擦去留在眼角里的眼泪,走出了家门。

安迷修是学校里每天来的最早的一位,她早早地来到学校,对着保安室里的保安打了一声招呼,保安对安迷修有着好的印象,他打开了学校的门说:“安迷修,今天又这么早就来上学了呀!明明天还没怎么亮。”安迷修笑着说道:“今天是我值日。”安迷修真是一个好孩子呀!

安迷修来到教室里,她放下书包,拿扫帚开始打扫着教室,灰尘弄脏了她洁白的裙子,她用手拍去了裙子上的灰尘,打扫完之后,她走在位子上看了一会儿书,等到天微微亮时,她要出去查勤,她作为学生会会长必然捉拿那些早退和迟到的学生,其中雷狮是最难搞定的一个学生。安迷修每次训雷狮时,雷狮都是一脸不在乎一句“我知道了,烦死了”然后下次接着犯这样的错误,安迷修已经将雷狮划入“黑名单”里。

天渐渐地亮了起来,一些不愿从睡梦中醒了的学生也渐渐地醒了过来,安迷修站在学校里面拿着笔,外面隐隐约约有学生过来了,渐渐地人多了起来,安迷修认真地盯着来往的学生,其中一对姐弟引起了安迷修的注意,弟弟拖着姐姐,姐姐仿佛没有睡醒一样,一直赖着不肯走,弟弟好不容易将她拖到学校,安迷修笑着对着他们打招呼:“早上好啊,埃米同学和艾比同学!”弟弟埃米连忙打招呼道,又摇了摇在他身上的姐姐艾比,然后一脸无奈地走进教学楼。

安迷修笑得一脸无奈,她又继续了眼前的工作,突然眼前一个熟悉的身影落入了她的眼睛里,那个人很往常一样带着头巾,一副很拽的样子,将书包往后狠狠一挂,来往的其中的女学生开始讨论了起来,雷狮是这个学校里的校草,而且还是个学霸虽然看上去是一个不良学生,另安迷修惊讶的是,雷狮今天竟然没有迟到,雷狮旁边走了三个人,其中有两个人一副和雷狮一个样子的表情,让人忍不住想揍的表情,另一个则就不同了,温文尔雅的样子,听说他是雷狮的弟弟。

安迷修默默地在心里弄了一个白眼,这是兄弟吗?弟弟跟哥哥不在一个调子上啊,雷狮面对路过的女生的讨论毫无兴趣,他看了看对面学生会的安迷修对她笑了笑,对于其他女生来说,这个笑简直迷人死了,而在安迷修看来这是对安迷修的鄙视和嘲讽,安迷修忍住想要打他的心情,没有理他。

早读时,雷狮没有功夫投入到读书当中,他现在关心的是他们的学生会的会长安迷修怎么还没有回来,他觉得安迷修不在,乐子就少不了不少,虽然说安迷修平时是个好学生,一脸严肃,但是她对着雷狮就像是雷狮欠了安迷修几万块钱似的,但是雷狮也觉得安迷修这个人很有趣,所以雷狮平时都是故意整安迷修,他可不希望一天几乎都是无聊的事情发生。

早读课一下,安迷修在会议室里整理着今天报告,她带着报告准备上楼,她看见来往的学生在走廊奔跑着,女生们在走廊里聊着哪个明星又出新专辑了,有些女孩甚至开心的抱在一起,安迷修看着这些情景她突然想到了雷狮,此时雷狮在干嘛呢?他会做一些什么呢?她摇了摇头,对着自己心想道:“安迷修你在想什么呢?雷狮干什么和我有什么关系啊。”

雷狮站在离楼梯口旁边,听着帕洛斯和佩利讲着一些趣事,帕罗斯对着雷狮说道:“雷狮老大,上次和你写情书的女孩子呢?”雷狮似乎听了一个笑话笑了笑说:“情书这种东西,我一点都不需要,再说了她根本就不符合我。”佩利傻傻地对着雷狮说道:“雷狮老大,你好厉害啊,那种女生才配不上老大呢!”雷狮笑了笑将手往楼梯口一挥,安迷修正好走到了楼梯口,雷狮的手突然将她的报告全都打乱了,然后安迷修一脸呆滞地看着满天的报告,帕罗斯和佩利往雷狮旁边看去,看见了火冒三丈的安迷修以及地上的报告,佩利用手紧张地小声说道指了指说:“雷狮老大,会长在…。”帕罗斯觉得有趣级了 于是帕罗斯脱口而出说道。

“雷狮老大,又有女孩给你写情书了,就在你身后,你接一下情书就在你身后。”安迷修气的冲了上去准备好好说一顿雷狮,结果雷狮的手一把抓住安迷修胸,雷狮伸手时懒得转过去,他直接一把抓了过去,正好抓住了安迷修的胸,安迷修呆呆地站在那儿。

抱歉,因为快要考试了,不能更新,很谢谢一直到现在都没有取关的小天使们,我会加油的,不过比起热度,我更喜欢评论 欢迎来评论,下一个月才能更新,考完试我会开个车的,因为cp一直催我开车,我就满足她的愿望,所以谢谢一直支持我的朋友们,最近事情很多,取关随意,我再说一遍 杂食 杂食 杂食    下一个月见

【安雷】黄金苹果(中)

注意:1.这篇文严重中二,不喜勿入,即入勿喷

2.黑化我真的写的特别中二

3.黑安视角注意,ooc预警

安迷修愣住了,但在讥笑的人觉得这里不适合说话于是一个响指,安迷修紧接着来到了一个周围笼罩着寒气的地方,他睁开了刚刚闭上的双眼望去,一个拿着双剑的人从暗处走了出来。安迷修揉了揉自己的双眼,他想好好看清到底是谁。

“呵呵,初次见面我是双剑的安迷修,哦不,我们已经应该不是第一次见面了。”我从暗处里走了出来,打量着安迷修,唇角勾起一抹讥笑,安迷修立刻将冷热流召唤出来,用热流指着我的脖子厉声说道:“你是谁?为何要复制在下?”

我不禁笑了笑,觉得眼前的男人愚蠢至极,我用手抓住他的热流用力的将他的热流扔在地上,就在他准备去捡热流时,随即用同样的热流指着他,安迷修愣了愣,说道:“哦?这是连在下的武器都复制了吗?现在的恶人都是这样的吗?”

我将热流收了起来,对着他晃了晃手指告诉他:“你猜错了”,我转过身去对着他说,“呵,我是双剑的安迷修,所以我就是你,你就是我,我们两个人是一个人。”我突然感觉后背一凉,安迷修用冷流指着我,他趁着我转过身去的间隙将热流捡回来了。

“我看你是搞错了一件事吧!我,安迷修是绝对不会做一个恶人的!”安迷修十分冷静地对着我说,我不禁笑出声来,真是好愚蠢啊,连自己都不认识啊。我将热流拿出来,对着自己的手臂就是一刀,鲜红的血液立刻喷涌而出,安迷修感觉手臂一阵难以忍受的疼痛感袭来,他马上捂住自己正在流血的手臂,他抬头看着正在嘲笑的我,疑惑不已,这家伙用了痛感连接吗?

安迷修捂着自己的手臂,冷笑道:“原来如此啊!在下还真是低估你们这些恶人的力量!”我收回热流,对着正在流血的手臂毫不在乎,安迷修跪了下来,他看着和他一样的相貌,一样的武器的我,只是他没有想到自己的力量和我的力量相差如此之大,安迷修低下了头,刘海挡住了他的脸,看不清他的表情,他冷冷地说道:“你到底是谁?老实告诉在下!”他的手指在颤抖,仿佛下一秒就要将面前的人杀了。

我走近他,半跪在地上,用双手搭上他的肩对着他的耳朵一字一句的说道:“呵,真是过分啊,我之前不是说过了吗?你就是我,我就是你呀,我们可是一体的呀!”我将一体的两个字咬的很重,说完我起身走到一旁,留下一脸不敢置信的安迷修在那儿,他起身用力的握紧拳头对着我怒吼道:“这不可能,我们才不是同一个人。”

我依旧冷冷的笑,露出我小小却尖锐的牙齿,周身笼罩着一层黑雾,我冷漠的喊到:“呵,安迷修你怎么还是这么执迷不悟,安迷修,我是另一个你,你内心的脆弱,自责,愤怒,悲伤之人。”我几近疯狂的看着一脸吃惊的安迷修,我用猩红的双眸紧紧盯着安迷修,只要杀了他,我就能够成为真正的人类。

我擦了擦热流的剑刃,慢慢地走进一脸呆滞的安迷修面前,举起热流对着安迷修疯狂地笑道:“所以你的一切都要献给我,你的力量和你的所爱之人都将会是我的。”

“傻子骑士,傻子骑士。”安迷修原本黯淡无光的双眼又恢复了天空般的颜色,我不禁瞪大了双眼捂住自己的胸口,用热流支撑着地面不服气地说道:“我…要夺去属于你的东西,现在还不是我消失的时候。”说完这句话就消失了。

安迷修躺在地上,旁边是站着雷狮,他双手抱胸看起来很生气,此时已是早晨了,安迷修摸了摸脑袋问雷狮发生了什么,雷狮直接打了他一拳厉声说道:“我还想问你呢?喊你都喊不醒!”安迷修坐在地上,天空般的眸子看着雷狮,嘴唇动了动却没有说出话来,雷狮被他盯得有点发毛了,直接转头就走。

安迷修起身时,又是一阵刀割般痛,他捂住自己的胸口,冷静地说道:“真是顽强啊,在下是不不会让你出来祸害别人的。”雷狮站在远处喊着安迷修,嫌他太慢了,他们还要离开这个鬼地方,安迷修忍住疼痛跟了上去。

雷狮和安迷修经过迷路了几次的经验,终于不会在走回到原地,他们来到离山林不算太远的山庄,雷狮笑道:“终于走出这个破地方了,赶紧找个地方先住下吧!”雷狮转过头去看见安迷修有些不对劲,安迷修自从那天之后,之后一直很奇怪有时捂住胸口,很是痛苦的样子,于是雷狮又多喊了几声,安迷修从走神中听见雷狮在喊他,看着他一脸茫然的样子又有点好笑。

他们来到山庄,村民也很欢迎他们,让他们住下来,晚餐时,村民们拿出佳肴款待他们,这些东西所说没有皇室里的美味,却也是村民们的一种热情,雷狮和安迷修也走了几天的路,衣服自然也是破得不成样子了,一个老妇人颤抖地走进安迷修面前,慢慢地缝补起他衣服的缺陷。

要是换作在皇室里的话,这些衣服早就被扔了,雷狮冷笑地讽刺了一下皇室里的人,老妇人一边给安迷修缝衣服,一边说道:“两个小伙子是恋人吗?”这个问题把雷狮喝进嘴里的水全都吐了出来,也呛到了他,安迷修连忙红着脸看着老妇人,雷狮反驳道:“才没有呢!这个只会遵守骑士道的人才不是我的恋人呢!”说完将带着红晕的脸转到一边。老妇人特安迷修缝好了衣服就走到了一边。

安迷修暗下天空般的眸子,或许他自己真的不配是雷狮的恋人,他们本是皇室里的人,同时也是战场上的好战友。但是时间一长,安迷修发现自己喜欢上了雷狮,安迷修觉得有些头疼,自从见到了和自己长得一模一样的人之后,他就变得和平常不一样。

“呵,什么正义,全是什么愚蠢的东西,你所支持的正义,有谁会去信仰,就让我来代替你来摧毁这个正义吧!”我睁开猩红的眼睛笑道。

安迷修趁雷狮睡着,颤抖地走出了村子来到离村子不远的地方,安迷修捂着胸口,喘着气,体内的家伙真是让人不省心。

“你现在是阻止不了我的,我说过了我是你内心的脆弱,自责,愤怒,悲伤所创造之人,你的一切都会是属于我的。”我笑得像赢了这场战争是的。

“无论发生什么,在下都不会让你伤害村民们的!”安迷修坚定地说道,我依旧笑道,村民在我面前只是我得到安迷修你的身体一个工具罢了,有意思,安迷修你会后悔的。

“我记得你还有个小恋人吧,如果我将他杀了你会是什么表情呢?真想看看啊!”我突然想到安迷修身边的另一个人,安迷修身子抖了一下,他咬牙道:“你敢?在下不会保证你会活着!”

“我的条件,很简单,将你的身体交给我帮我找到黄金苹果,我可以不杀了你的恋人。”我笑着又将他拉进属于我的空间,安迷修用着他那湛蓝般的眼睛瞪着我,我用略长的指甲将安迷修的下巴抬得更高,没错就是这个眼神,充满正义的眼神。

但是现在这个眼神即将在这个消失,你所说的正义将不复存在,我看着安迷修的天空般的眸子暗下去,我将安迷修推进一个深渊里,我讥笑着看着安迷修掉下去。

我睁开了双眼,虽然使用的是人类的身体,但是自由的感觉真好,我用猩红般的眸子盯着这座村庄,用舌舔了舔嘴,现在不要管无关的人,找到黄金苹果最要紧,说完消失在村庄里。

我凭着安迷修的记忆走到黄金苹果掉落的地方,我冷漠地走到黄金苹果面前,传说中的黄金苹果没有人见过,听说它是恐惧,失败,自责,愤怒的结合,可以让人失去意识成为一个人偶。我冷笑道摸上黄金苹果,它终于到手了。

我又再次出现在村庄里,手里拿着黄金苹果,一个响指,一场大火降临在这个村庄,村民们恐慌的声音传入我的耳朵,雷狮被村民的争吵声吵醒,我已站在他面前,我手里拿着黄金苹果,雷狮站起身来对着我说:“安迷修怎么回事?怎么着火了?”我没有回答他,只是冷笑。

就在雷狮以为我被大火给吓傻准备转身时,我用手将他击晕,我抱着雷狮,笑道:“安迷修拥有的,我也要拥有,你就成为我的人偶吧!”

【安雷】黄金苹果(又名:bad apple)(上)

注意:可能ooc,注意避雷,黑安出没

后期为黑安视角,ooc预警







恐惧,失败,自责,愤怒这是传说中黄金苹果的力量,但是这只是一个传说,并没有人真正的见过它。

山林里,寂静地可怕,安迷修和雷狮他们跑到了没有敌军的追捕的一个山洞里。他们进去时还往洞外仔细看了看,确定没人才舒了一口气。

山洞空寂且时不时飘来丝丝凉意,雷狮找了一块地坐了下来,用手撑着下巴,身上的衣服没有一处是好的,他紧紧盯着安迷修用冷热流守着洞口,他觉得安迷修这个样子有些可笑,刚刚他们明明就要赢了,安迷修却让他撤退,当时他真的应该用雷神之锤锤死这个家伙。

“你到底在害怕什么?敌军不会找到这来的,你现在这个窝囊的样子真的一点都不适合你。”雷狮擦了擦嘴边的血迹嘲讽着安迷修。安迷修没有去回答雷狮,雷狮讨厌看见安迷修这个退缩的样子,他起身将安迷修摁在山洞的石墙上,因为雷狮力气大得吓人他不禁闷哼一声,可想而知雷狮有多生气,他红着眼盯着他。

“骑士道?你就知道遵守那个东西,那个东西能当饭吃吗?”雷狮揪着安迷修的衣服说道,安迷修将雷狮的手放下说:“雷狮,是你该醒了,那场仗是我们输了。”

“妈的安迷修。”雷狮挥起拳头就准备向安迷修打去,一阵讥笑声传来,雷狮警觉地问道是谁,笑声依旧在继续,安迷修拿起冷热流站到雷狮旁边,雷狮也拿出雷神之锤双不放过着山洞的任何一处,笑声依旧在继续。

“真是愚蠢的人类,哈哈哈哈。”留下这句话就消失了。雷狮切了一声,准备离开这个冷到不行的山洞,安迷修拉着他说:“雷狮你去哪儿?”雷狮拍开他的双手说道:“怎么?骑士先生想在这个冷到不行的山洞过夜?到时是怎么被杀死的都不知道。”雷狮他才不会留在这里过夜,安迷修看了一眼山洞还是跟着已经走了的雷狮。

“呵呵,好戏才刚刚开始呢!我可是已经等不及要开始游戏了,你说是吧,安迷修!

雷狮和安迷修要走出这个地方去和其他的同伴回合,他们已经走这个地方反复走了三遍了还是在原地打转,安迷修看着树上做着的标志,果然又回到原点了,雷狮直接不想再走了,他都走热起来了,安迷修看着雷狮已经累倒了不禁说道还是明天继续再找吧,雷狮表示安迷修终于动了一次脑筋。

雷狮躺在山林里的草地里,安迷修坐在他的旁边看着天空一颗颗明亮的星,雷狮看了一眼安迷修起身坐到他的旁边,安迷修震惊了一下说:“你刚刚不是累了吗?”雷狮反对安迷修说道:“我累?我是谁啊,要累的也是你,要不是说撤退我们现在也不至于这样。”

安迷修苦笑了笑,是呀,他们明明能赢的,只是他自己撤退是不想让更多的人受伤,不想再看见有人失去生命,他安迷修真是可笑,他转过身去准备和雷狮说话,雷狮的脸突然放大,他的柔软的唇碰到安迷修的唇时安迷修不禁愣住了,他们互相交换着唾液,分开时还不忘牵出一条银丝。安迷修红着脸,指着雷狮,雷狮直接找了一个理由躺下了当刚才的事没有发生。安迷修看见雷狮的耳朵都快红的滴血了。

安迷修连忙假装看着天空,虽然他和雷狮在交往但是他们可是连kiss都没有过的,刚刚的那个是安迷修的初吻,安迷修也曾想过亲亲自己的恋人可是一直没有找着机会,天空突然出现一颗流星,安迷修指着流星对着雷狮说道:“雷狮,是流星耶!”他的恋人没有回应他。可能是他太累了吧,毕竟雷狮和他都是战场的主力。

安迷修看着天空中的流星,有一颗吸引着他,他仿佛能看清流星的形状,那……好像是一颗金色的苹果,安迷修摇了摇头认为自己一定是眼花了,怎么会有金色的苹果呢?安迷修没有多想他偷偷看了一眼雷狮,安迷修小心地移过去偷偷地亲了一下自己的恋人,安迷修觉得羞耻极了,他刚准备移动身子时,一阵如同心被刀割了一般疼向他袭来。

安迷修摸着胸口喘着气,他的手扶着额头,他的头还有点疼。

“呵呵,很痛苦吧!真弱啊。”在山洞里听到的声音又传到了安迷修的耳里,安迷修摸着胸口喘着气说道:“你是谁?”

“呵呵,真是可笑啊!我啊,我是双剑的安迷修。”

【安雷】失败的制造者 虐向

严重ooc预警

注意:ooc预警,接受不了别看

安迷修从宿醉中苏醒,他摸了摸有些疼的头,他果然不擅长喝酒,他的身体因为宿醉的原因变得沉重。他摇摇晃晃的走到窗外,外面的阳光刺得他睁不开眼睛。他伸了伸刚睡醒的身子,已经是早上了啊,他笑了笑转过身去,他还有工作要做,虽然有宿醉但是工作最要紧。

他刷完牙,打开冰箱看见里面什么东西也没有,他叹了口气毕竟自从和雷狮结婚后就没有回过家基本上都在实验室度过的。安迷修关上冰箱门,直接走了出去,他决定出去买早饭。

安迷修在一家早餐店买了一小瓶豆浆,他手里拿着刚出笼的包子,热气还在上面。安迷修接过豆浆一边走一边吃着,安迷修是一个守规守纪的人,该工作时就工作,他不喜欢在实验室干其他的事情,这也是实验室里面同事敬佩安迷修的一点。

和煦的风将安迷修的头发吹扬起来,安迷修吃完早饭将垃圾扔进垃圾桶里直奔工作岗位,这可能是安迷修人生当中第二次迟到了,还有一次是新婚那天和雷狮一起睡过头了。

“抱歉我迟到了,艾比小姐,请原谅我!”安迷修弯下腰来向在大厅里正在看少女杂志的艾比道歉道,艾比放下手中的杂志对安迷修说:“真少见你竟然迟到了,是不是晚上干了什么事啊?”面对艾比句句拷问,安迷修感到无奈,说:“艾比小姐,昨晚我喝多了然后就宿醉嘛!”艾比摆了摆手示意他离开,她知道安迷修是个好男人,毕竟他结婚了嘛,真是一个耿直的男人啊。

安迷修终于过了艾比这一道难关,他走进换衣室换上白大褂,整理了一下有些乱的头发,对着镜子摆了一个pose。说实话,安迷修穿上白大褂真的很帅气,真像女孩子心中的骑士。

安迷修装完帅之后,他掏出手机,手机微亮的屏幕让安迷修像天空般的眼睛照的更亮了,屏幕上有安迷修因为工作太累睡着了的照片,偷拍的不用也知道是雷狮。他笑着打开联系人找到雷狮,点进去看他的日志,那张照片上面似乎还配了字:“看,傻子终于累的睡觉了。” 只是雷狮唯一的日志,现在时间全停在了那一天了。

一切来的太突然,可能你不注意他就消失了。安迷修像往常一样对雷狮发着信息:“早上好 雷狮。”简简单单的几个字,却绞着安迷修的心,好痛,真的好痛,从未有过的疼痛。

安迷修从换衣室出来走向实验室,他一进实验室就看见了引人注目的容器,他走进容器面前抚摸着它,丝丝凉意向安迷修袭来,安迷修启动机器,开始了他多年的实验,他笑了,与平常的笑不同。

“还差一点,就一点,我就要成功了,雷狮,你看见了吗?”安迷修对着容器叫道,他感觉自己快要疯了,安迷修花了三年时间现在就快要成功了,他能不开心吗?这是他和雷狮之前的赌注。可惜雷狮看不见了。

安迷修加强了连接容器里面的人身上的电线,强到安迷修不禁皱了皱眉头,他怕伤害到里面的机器,安迷修站在离他远远地地方记录着。

安迷修结束了实验,容器里面的机器半醒着,他将一个芯片放进他的手臂的一个部位里,关上容器,继续实验,这回像里面的机器像是被有了感觉一样皱了皱眼,手在乱动着,像是要摆脱身上的电线。

“安迷修,你说我们凹凸城市是不是太落后了?”
“嗯,是啊,你想怎么做啊大科学家?”
“我想要制造机器人来强化我们的凹凸城市!”
“好啊,那我来祝你一臂之力。”

“雷狮,只要你答应我制造出一个破坏性强大的机器,无论多少钱我都会给你,我还会保证凹凸城市会越来越好,你和安迷修先生的日子会比以前更好!”
“抱歉我拒绝,虽然我很喜欢强大的力量去统治世界,但是对于您这样的人恕我直言,就算动用破坏性大的机器,但是人类永远是它们的主人,就这样,我拒绝您的要求!”
“哈哈哈,交涉失败了呀!雷狮先生要知道拒绝我的后果。”

“呆头科学家,小心啊。”
“安迷修,你果然很傻!”

“雷狮,我们回家吧!”一个看不见脸的安迷修站在雷狮面前,雷狮想要触摸他,却发现安迷修是背对着他,笑着离他越来越远了雷狮怎么也动不了。

突然,轰的一声容器表面的玻璃炸开了,容器里面的机器睁开了他那如同紫色的琉璃,安迷修喜欢雷狮的眼睛,可能是安迷修赐予了机器人他爱的人的眼睛。机器人环视了一下实验室将目光转向安迷修。

“老师 老师 您没事吧?”一个小助手听到爆炸般的声音赶来,他看见了安迷修吃惊般的眼神,他也吃惊般的看着眼前的场景,那不是三年前去世的雷狮吗?助手看见安迷修没事就急急忙忙的走出了实验。

机器人从容器里下来,安迷修离他不算太远,他径直走向安迷修,突然他好像被什么东西绊倒一样直接倒向安迷修那儿去,安迷修被他撞到在地上,机器人支撑在地上,俯视着他。

安迷修一直盯着他,他的手不自觉的摸上机器人的脸,然后紧紧地抱着他力气大估计一个人都要被他勒死了。

“雷狮,欢迎回来!”怀中的人像只有意识一样触动了一下,安迷修突然意识到他不是雷狮,他的爱人在三年前就已经去世了。

安迷修拉开和他的距离,他抚摸着机器人的脸,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说:“对了,你还没有名字吧!”

“……名字?是什么?”机器人直直的盯着他,安迷修站起来说:“你的一个标志。”

安迷修,你又在幻想三年的一切都是梦,雷狮,这个名字三年前就已经不在了